您的位置: 首页 相关资讯
加快部署我国自主可控的未来网络,为什么是刻不容缓的任务?
标签:未来网络    |    来源:上观新闻    |    发布时间:2020-05-17 13:40:23    |    阅读数:51

    ​    ​过去二十年来,网络体系架构重建的主张在中国、美国、欧洲和国际标准机构中已经是一个研发热点和前沿技术领域,成为势不可挡的世界潮流。

    ​    ​4月27日,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工业和信息化部、公安部、国家安全部、财政部、商务部、中国人民银行、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国家保密局、国家密码管理局共12个部门联合发布《网络安全审查办法》,将于今年6月1日起实施。

    ​    ​目前,国际形势严峻,互联网领域的竞争日趋激烈。在这一背景下,用全新架构的未来网络技术体系来加强国家网络安全防御体系建设,是刻不容缓的任务。我们必须认识到,网络体系创新是我国信息通信技术发展的最核心利益,势在必行!


    ​    ​网络体系架构重建已成为世界潮流


    ​    ​过去二十年来,对网络技术体系发展路线存在着两种思潮。

    ​    ​一种是如ISOC、ICANN、IETF、IANA等因特网既得利益集团强调的“维护因特网结构完整,只能通过渐进改良”的保守主义路线。这条路线的最大问题是无法解决结构性缺陷问题。打补丁的方法“叠床架屋”,安全漏洞层出不穷。

    ​    ​另一个思潮在21世纪初就已经出现,主张另辟蹊径,在一张白纸上重新规划网络架构的蓝图,即“重组网络架构体系”,通过全新架构设计来从根本上解决安全问题。从中国信息产业部建立的十进制网络标准工作组(2001年),到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的GENI-FIND计划(2005-2006年)、ISO/IEC的未来网络国际版标准化项目(2007年)、ITU-T第13工作组的未来网络(2008-2009)、欧盟的“布莱德宣言”(2008年)、美国总统国家安全电信委员会提出的“美国网络安全射月工程”(2018年),再到金砖国家响应习近平主席的号召,加快建设“金砖国家未来网络研究院”(2019年),以及华为、中国信通院、中国联通和中国移动的“NewIP”提案等。这一连串事实表明,过去二十年来,网络体系架构重建的主张在中国、美国、欧洲和国际标准机构中已经是一个研发热点和前沿技术领域,成为势不可挡的世界潮流。


    ​    ​推动未来网络建设符合我国政策方针


    ​    ​从技术积累看,我国是全球最早开展全新架构网络体系研究的国家。早在20世纪90年代后期,我国就已经展开了全新架构网络体系的预研攻关工作,并且取得了技术突破,获得了专利和版权保护。2001年,我国信息产业部成立了十进制网络标准工作组,并于次年颁布了“数字域名规范”行业标准。2004年,当ISO/IEC的JTC 1/SC 6考虑建立全新架构的未来网络标准化项目时,我国投了赞成票。随后的十多年中,中国国家成员体向未来网络国际标准贡献了很多技术文献,国际标准委、工信部和中国电子标准化研究院多次召开会议部署未来网络标准化推进工作,中央领导也有多次重要批示。中国是未来网络核心技术领域命名与寻址安全技术方案的主要贡献者。在未来网络国际标准投票中,中国都投了赞成票。所以,建立基于国际标准的全新架构网络体系已经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国家立场,这一立场不容挑战。

    ​    ​在国内政策上,我国政府一直旗帜鲜明地重视未来网络技术研发工作。早在2013年,国务院就在八号文件中明确宣布,基于TCP/IP的因特网渐进改良路线已经无法满足需要,要突破未来网络基础理论、建设未来网络实验设施,将未来网络纳入国家中长期科技规划中。2015年,中国科学院在经过一年调研后,向国务院提交报告,建议设立国家重大专项,用国家意志推动未来网络研发工作。2017年,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中央网信办、国标委、科技部、中央军委科技委都发布文件,把未来网络列为“十三五”期间几个“前瞻性、颠覆性”的核心技术领域之一。2019年,习近平主席在日本大阪金砖国家领导人非正式会晤上,提出要加快“金砖国家未来网络研究院”等务实工程。


    ​    ​加快部署未来网络是当务之急


    ​    ​习近平总书记一直强调核心技术是求不来的,要坚持自主创新,来改变信息领域核心技术受制于人的局面。在2019年网络安全宣传周的批示上,总书记提出“网络安全要治理与创新并重”。王岐山副主席在2019年达沃斯论坛上的演讲中七次提到创新,并提出:“我们只能在做大蛋糕的过程中寻求更好地切分蛋糕的办法,决不能停下来、就切蛋糕的办法进行无休止的争执。诿过于人也无助于问题解决。”

    ​    ​我们应该充分利用全新架构网络体系重建的国际潮流所带来的战略机遇,再造一个全新架构的网络体系大蛋糕,建立我国对未来网络新空间的完整主权。创新发展网络技术体系是主权国家的生存权和发展权,任何国家都无权干涉。

    ​    ​推进这项事业的当务之急,是加快推进未来网络国际标准制定工作。国际标准既是各国就全新网络技术体系进行技术交流的平台,也是我国主导研发的未来网络体系方案走向世界的桥梁。虽然我国在这个领域已经取得了令人自豪的成就,但要形成一个全套的未来网络技术标准体系还有很多工作要做。特别是基于全新设计的未来网络安全架构国际标准方案,更是关系到未来网络成败的关键要素。在网络体系国际标准竞争日趋激烈的背景下,我国在此领域需要投入更多的国家资源。

    ​    ​与此同时,我国也要刻不容缓地推进全新架构未来网络技术体系的实用化部署。国际标准化组织ISO/IEC将未来网络国际标准投入商用时间定为2020年。由于我国在这个领域起步早,现在已经具备投入商用化的能力。这方面的准备不仅仅是标准和设备,更包括应用场景设计,而物联网就是未来网络的最大应用场景。针对基于全新未来网络架构的物联网,我国商务部和工信部分别在2002年、2010年和2016年发布了六项行业标准。由于拥有后发优势,我国的未来网络物联网技术更符合物联网应用的需求。从社会调研看,有非常迫切和广泛的需求。


(作者分别为同济大学城市风险管理研究院副院长、教授,ISO/IEC未来网络标准化专家、南京未来科技城科技顾问)

构建网络安全体系,加快未来网络建设势在必行
六部门:对自由探索和颠覆性创新活动建立免责机制,宽容失败
扫码登录网站
扫码登录小程序
下载扫码下载APP
(IOS除外)